北京正义刑辩律师

搜索

刑事咨询

首页 > 刑事咨询

合同诈骗罪, 合同诈骗罪五个无罪案例

发布时间:2021-12-14 11:58:55 浏览人数:1405

本文链接:https://m.bjxsbhls.com/xszx/1899.html

文章导读 合同诈骗罪, 合同诈骗罪五个无罪案例 合同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虚...

合同诈骗罪, 合同诈骗罪五个无罪案例

合同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01【指导性案例】

[温某某合同诈骗立案监督案,JZD91-2020]

办理涉企业合同诈骗案件,应当严格区分合同诈骗与民事违约行为的界限。

要注意审查涉案企业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和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是否具有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的五种行为之一,准确认定是否具有诈骗故意。

注重从合同项目真实性、标的物用途、有无实际履约行为、是否有逃匿和转移资产的行为、资金去向、违约原因等方面,综合认定是否具有诈骗的故意,避免片面关注行为结果而忽略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对于签订合同是具有部分履行能力,其后完善履约能力并积极履约的,不能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02【法院公报案例】

[吴联大合同诈骗案,GB2003-1]

行为人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的一些行为具有一定欺骗性,但其主观上不具有以欺骗手段非法占有对方公司财产的目的,客观上具有一定履约能力,也有积极履行合同的诚意和行动,拒退保证金是事出有因,并不是企图骗取对方公司的财产,不属于“明知自己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而采取欺骗手段骗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隐匿合同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拒不返还”的情形,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03【法院参考案例】

[参考案例第1299号:高淑华、孙里海合同诈骗案]

签订合同并收取对方的保证金后挪作他用是否可以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在合同诈骗案中,应当综合合同签订的背景、被告人为生产经营所作出的努力、钱款的去向和用途等方面来判断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不能简单地因被告人有欺骗行为直接得出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结论。

尤其是项目真实存在,行为人资产负债问题并不突出,合同相对方可以通过民事途径进行救济,在一定程度上可挽回损失的,不宜轻易认定为诈骗犯罪,这也符合刑法的谦抑精神。

04【其他无罪判决】

[(2014)海刑初字第21号]

本院认为,被告人石某某与梁某某、王某一签订土地转让合同,并约定违约责任。在履行过程中,因石某某未能向海伦农场缴纳土地承包费,未获得土地,导致合同不能履行,应按合同的约定向相对方返还本金及利息,而且石某某表示愿意承担违约责任,并在王某一向其索要承包费时,分期给付4万元,并未逃避,亦未对承包费进行挥霍,足以表明被告人石某某主观上没有通过签订承包合同的方法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故被告人石某某与梁某某、王某一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系民事法律行为,该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被告人石某某与李某某为交土地出让金与高某某等三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时,被告人石某某有欺诈行为,因为当时他并不能确定2013年开春是否能承包到土地,但是在合同不能履行时,他与李某某又与高某某等三人签订还款协议,并约定还款期限及利息,从而形成了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虽然被告人石某某未按还款协议规定的时间履行债务,但是他于2013年5月23日登记注册了绥化农垦益农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并在登记注册之前就开始兴建,其投资的数额远远高于所欠高某某等三人的债务,应视为其积极创造履约能力,有偿还能力。并且被告人石某某及李某某将承包费中的60万元用于交纳土地出让金,10万元用于企业的正常支出,该70万元承包费没有被二被告人挥霍,并且案发后,该承包费已经返还给高某某等三人,故不应认定被告人石某某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此石某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被告人李某某看到过石某某与海伦农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自然合理认为石某某在海伦农场有土地,虽然李某某提出用转让土地取得承包费的办法交纳土地出让金,但其并未与石某某勾结进行诈骗活动,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也未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故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05【深圳地区无罪判决】

[(2014)深福法刑初字第699号]

本院认为,被告人喻某非法占有的目的不能认定,同案犯罪嫌疑人刘连柱虽已死亡,但其生前曾在侦查阶段笔录中供述中外建的证书及文件均系其伪造,并未提及喻某有参与,而喻某一直否认对此知情,故应采纳喻某的辩解,喻某挂靠于中外建公司可以确认,但其对中外建公司并未进行工商登记也确有可能不知情,其以中外建公司名义签订合同并不能推断出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结论。

关于深圳绿奥公司所称喻某称项目已经中标,经查,三份协议中项目施工总承包协议书多次用到“中标工程”的字眼,而协议书提到由中外建公司负责“联系、洽谈、签订项目合同”,深圳绿奥公司负责“支持、配合招投标等相关的工作”,联合体共同投标协议中确定组成联合体参加投标,绿奥公司称后两份协议是补签作为给道管处的文件,喻某辩称并未告知绿奥公司已经中标,而是在协商共同投标,双方各执一词,故以此也不宜认定被告人喻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至于对四百万定金的使用,虽协议中明确约定工程开工后转为保证金,但喻某在此过程中对资金使用并不能推断出其据为己有的结论,喻某转入道管处的保证金200万元、应刘连柱要求转账的50万元、作为佛山市南海正力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验资款的30万元、中外建账户剩余的60余万元,均可认为是用于该项目的正当支出。而其个人支配的人民币60万元是否用于前期项目投入,因辩方提供38万元的票据,且证人余某也证实前期确有投入,虽无法确定投入该项目的明确金额,但一个造价3.6亿元的项目有此费用产生也属合理,从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出发,即使绿奥公司否认与喻某有口头约定支付前期投入,也不宜认定该60万元喻某用于个人挥霍。喻某挪用专项资金的行为确违反合同约定,但因中外建公司实际并未进行工商登记,不符合挪用资金的客体要件。

被告人喻某在得知佛山市南海区有该工程项目后,积极寻找有资质的公司洽谈,进行工程的前期运作,目的是承接该工程获取利润,其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确有失当甚至是故意违反诚信原则的行为,但仅凭现有的证据不宜认定其具有犯罪的目的,更不宜上升至刑法层面进行惩处,公诉机关据以认定被告人喻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单位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排除被告人喻某的相关辩解及合理怀疑,本案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喻某犯合同诈骗罪的指控不能成立。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喻某无罪。


所属分类: 刑事咨询 返回上级


推荐刑事律师

赵正彬律师

职务:主任律师

电话咨询 : 13811068599